从曼谷到广州,一个塞内加尔人的搬家史|“低和服bwin下载地址妇2在线观看

发布日期:2019-06-14 14:01:04   所属分类:搬家服务

这几年的外贸不大景气,但 Dieng 转型胜利,成了物流署理,拥有一个 3000 平米的仓库,帮其他外贸商解决物流问题。

Dieng 在广州搬了几次家,搬来搬去都绕不开小北。大局部时间在同一栋楼里打转,那是位于小北西侧的天秀大厦,1997 年竣工。Dieng 和太太入住时还很新。公寓不光是他的居处,也是他办公、会客和堆货的地方。

用了不到三年时间,他从位于中层的一间小公寓,换到了顶楼最大的一套公寓,有跃层,视野更开阔。客厅里可以堆更多的样品,沙发上可以坐更多的塞内加尔同亲。

晚了十年才抵达广州的年轻人们没有他当初的运气,货色贵了不少,签证也越来越难拿到。这座城市有了门槛,还越来越高。

4 月尾的一个午后,我在 Dieng 的办公室见到了他,1.9 米的魁梧身材,白衬衫、黑西装。他解释这套正式打扮是为了广交会,通常的广州太热,商人们更习惯的装饰是衬衫或是 Polo 衫。

比拟 2003 年他初入广州加入的第一场,这两年的广交会有些冷清。

以下是他的口述:

广州街头的非洲人(摄 / 李东) 2000 年,“人人都想分开非洲”

刚刚来广州那年,我在批发市场里碰到一个中国人,他很直接地问我,是不长短洲太穷了活不下去才来的中国。我不感觉被干犯,反而很有趣。那是在 2003 年,我猜那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黑人,他还用手摸了摸我的胳膊,但他的眼神并没有让我感觉不舒服。

我让中国同事帮忙翻译:“要是太穷了,我是怎么来的中国?谁给我买的机票?”

在非洲,能坐得起飞机的根本都算是中产了。我父亲是个公务员,母亲没有工作,我有 6 个兄弟和 4 个妹妹——这在当时很正常,现在在非洲,家的范围已经小了很多,一家平日会有四五个孩子。

我们住在达喀尔市中心的一个大屋子里,300 平米,两层楼。除了我们还有一些亲戚,这里的“常住生齿”差不久有 20 个。

很早我就被送去摩洛哥读军校,毕业后回到塞内加尔,在空军做了几年工程兵。1998 年我 34 岁,从军队退伍。

2000 年前后,塞内加尔有一阵出国热,人人都想分开非洲。当时的国内环境很不好,物价飞涨,生活变得困难。有条件的家庭都会让大一点的孩子去外洋谋生,赚到了钱寄回家贴补家用。

我想找一份航空公司的工作,但学历不够,试着申请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一些黉舍,但都石沉大海。

很多人都和我有类似的想法,管不了那么多,先出去了再说。

澳洲去不了,那就先去亚洲。我带了一笔钱,差不久两万人民币,兴冲冲地飞去了泰国,想着一边打工挣钱,一边继续申请签证和黉舍。但很快就发觉签证远远比我想象得要繁杂。

当时的两万块很多了,但很快你就发觉花起来更快。我在曼谷的酒店住了一个礼拜,很快搬出来和朋友找了一间公寓,很小,我们需要挤在同一张床上,1.4 米宽。

那一阵收集咖啡厅(Internet Cafe)刚刚开始流行,我找了一间做起了服务生,老板刚恰好就是个澳大利亚人。他很奇怪为什么我执着于澳洲,依照他的说法,移民很难在那里找到工作,即便你找到了,每个月的人为也需要扣除大量的税费。他劝我不如留在曼谷。

那时已经有很多非洲人在曼谷经商了,还有很多和我一样被出国热冲昏了头的年轻人,大家都想着以曼谷为跳板,跳去喷鼻港、美国或是欧洲。但大多数人也和我一样,被繁杂的签证程序难住了。

我给本人找了个活,帮他们申请签证,虽然我本人都没办下来。但也开始帮人填表,每天领着人去大使馆排队。

那几年,客人们太多了,挣钱很容易。每小我私家我收费差不久 100 块人民币。最忙的时候,一世界来我可以帮 10 小我私家做好签证,饭也顾不上吃。

一位来自喀麦隆的时事评论人,2012 年受“淘金热”的鼓动,辞去工作来到广州找寻机会(摄 / 李东)

后来,我开始跟着一些塞内加尔同亲学做外贸生意,把衣服、首饰运回老家。批发市场就是最好的课堂,但你也要做好筹备随时“交膏火”。

我还记得我的第一个大客户,一个塞内加尔的女士,她从曼谷进口珠宝。我的工作就是帮她拎包,在市场里挑选合适的货、砍价,以及找合适的物流公司空运。一天,我们在一家店里看货,我放下包和店主看货样,没过几分钟,转过身来,包已经不见了,那里面有一批价值 5 万人民币的珠宝。